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娱乐新闻 >

直播平台被约谈后仍现低俗内容? 缘何胆敢打擦边球-中新网

2020-07-24 01:42      点击次数:

多家直播平台被约谈处置后仍然出现庸俗低俗内容专家分析 网红主播缘何胆敢打“擦边球” ● 国家网信办近期会同相关部门对国内31家主要网络直播平台的内容生态进行全面巡查,10家网络直播平台存在传播庸俗低俗内容等问题,被依法约谈处置。但总体来看,目前各

  多家直播平台被约谈处置后仍然出现庸俗低俗内容专家分析

  网红主播缘何胆敢打“擦边球”

  ● 国家网信办近期会同相关部门对国内31家主要网络直播平台的内容生态进行全面巡查,10家网络直播平台存在传播庸俗低俗内容等问题,被依法约谈处置。但总体来看,目前各平台虽然已经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整改,却仍然存在一些庸俗低俗内容

  ● 目前关于低俗、恶俗、粗俗内容缺乏明确定义和判断标准,导致很多主播不断打“擦边球”。此外,低俗内容容易满足人们初级的生理诉求,主播容易获得更多关注,平台也能获得更多利益,而如果处罚力度远低于他们所获得的利益,一些主播就宁愿铤而走险

  ● 要整治直播平台庸俗低俗内容,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提高主播的准入门槛;直播平台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及时发现和制止违法违规信息;落实主播黑名单制度;加大对直播平台和主播违法违规行为的惩处力度

  本报记者  韩丹东

  本报实习生 尹玉双

  前不久,国家网信办会同相关部门对国内31家主要网络直播平台的内容生态进行全面巡查,发现上述平台普遍存在内容生态不良现象,不同程度地存在内容庸俗低俗问题。

  巡查结束后,国家网信办指导属地网信办依法依规约谈上述平台企业,视违规情节对相关平台分别采取停止主要频道内容更新、暂停新用户注册、限期整改、责成平台处理相关责任人等处置措施,并将部分违规网络主播纳入跨平台禁播黑名单。

  事实上,直播平台内容庸俗低俗问题早已不是新鲜事。多年来,该问题始终是恶化网络生态环境的毒瘤。网络直播平台庸俗低俗内容为何屡禁不止?下一步应当如何整治低俗内容?《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低俗内容仍然存在

  穿着暴露弹幕粗俗

  6月23日,国家网信办、北京网信办、广东网信办先后宣布,已依法约谈了虎牙、斗鱼等10家网络直播平台,要求花椒直播等3家平台限期整改,整改期间暂停新用户注册、全面清理违规内容。

  《法制日报》记者观看直播发现,在一些直播平台的推荐页面上,仍然能看到一些较为性感的直播封面图,进入直播间后还能看到一些女主播身着性感服饰进行直播。

  其中,花椒直播作为专门的直播平台,该现象比较严重,其子栏目“动态”中刷新出来的内容大多数都是一些女性主播发布的热舞片段,内容极具挑逗性;而子栏目“热门”中的直播封面图更是充斥着凸显女性身体曲线的暧昧图片,弹幕中也不乏一些粗俗低俗内容。

  斗鱼、虎牙等平台在被约谈后均于6月23日凌晨停止了推荐频道更新、新用户注册,并且在首页也发布了整改停止更新的公告。

  6月24日,虎牙直播官方发布公告,表示平台将开展为期6个月的平台生态专项整治行动,将会对相关不良信息、标题党、恶意炒作等违规行为进行整改打击,此外也将推出平台“正能量评价体系”及“主播信用评分系统”。

  《法制日报》记者近日登录这两个平台,发现已经可以正常浏览频道的更新内容,但是在这两个平台的直播推荐页面中,仍然主要以女性主播居多,且仍然存在女主播身穿性感服饰在直播间中热舞的片段,评论区也不乏一些极具性暗示意味的言论。即便没有舞蹈动作,只显示上半身坐在镜头前直播的女性主播也穿着较为暴露,大部分皮肤裸露在镜头面前。

  总体来看,目前各平台虽然已经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整改,但是仍然存在一些庸俗低俗内容。

  《法制日报》记者询问了身边的网络用户观看直播的经历。

  在北京某大学读研究生的李成(化名)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她经常观看淘宝带货直播或吃播,主要平台是淘宝和哔哩哔哩,她所观看的内容本身并没有太多不良低俗内容或者色情内容,但是在评论区却可以看到一些人所发布的低俗言论。例如,在主播带货过程中,评论区会有“杠精”无端谩骂或者诋毁主播,或者评论者之间互相谩骂。

  同为学生的刘刚(化名)说,他一般会观看一些游戏直播,此类游戏直播的主播以男性为主,一些主播在直播过程中也会出现爆粗口等现象,也曾在弹幕中见过恶意谩骂的言论。在一些视频聊天类直播间,他也曾经看到过打“擦边球”的内容。例如,女性主播穿着裙子在镜头面前做出撩裙子等动作。此外,一些主播为了吸引观众,会在封面图中设置一些比较性感的图片,或者将直播背景设置为尺度较大的动漫图片。

  《法制日报》记者在浏览一些直播平台的贴吧时,发现一些网友在分享自己使用直播平台的经历时表达了不满。

  例如,在某直播平台贴吧中,有网友贴出一张直播截图,并表示“这都不封吗”。该截图显示,一个男主播在直播展示自己的电脑画面时,出现了色情类网络广告。这张截图在贴吧中被不同的用户分别上传,这些用户一致认为此类账号应该得到处理。

  此外,还有一些网友反映主播辱骂粉丝的相关事宜。

  违法成本相对较低

  经济利益驱动违规

  网络直播平台庸俗低俗内容屡禁不止,是由很多原因共同导致的。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四新认为,首先,最直接的原因是追逐名利。低俗内容容易引发人们的关注,也容易和受众形成直接的共鸣。在有充分的互动和共鸣的情况下,或者在能够满足人们比较初级的生理诉求的情况下,平台和主播自然就会获得更多的关注,平台的利益就能够逐步扩大,主播的变现能力就会越来越强。这种经济利益驱动构成了最主要的原因。当法律处罚的力度远远低于他们通过这种方式获得的利益时,这些主播就宁愿铤而走险。

  王四新说,其次,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以及相关监管机构制定的规范性文件、部门规章落实不到位也是重要原因。

  “从国家现在的规则供给侧情况来看,关于低俗内容的要求已经成体系,如果平台或主播能够切实履行主体责任,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的相关要求,严格落实相关规定,比如对所有参加直播的人,严格落实实名制,严格对其直播内容进行资质和资格方面的审查,对直播过程进行全流程的跟踪监管,并及时处罚违规使用平台服务的人或者组织,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这种现象。但实际情况是,平台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对主播审核不严,或对有关监管要求落实不到位,也有大量平台想通过这种方式增加关注度。这就属于违规操作,严重的可能涉及刑事犯罪。”王四新说。

  “最后,直播平台存在这种现象,与直播活动是一种情景性的活动有关系。情景性的活动就是平台利用互联网技术提供直播服务,主播通过直播这种方式和网友进行互动。而直播的效果如何,比如主播的变现程度以及平台的变现程度,都依赖于主播自己创造的这种场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主播的法律意识不强,其追逐利益的想法超过了遵纪守法的想法,就很容易出问题。现场网友的互动以及个别网友提出的过分要求,以及通过付费方式购买这种内容的要求,也是导致大量主播在直播过程中出现低俗内容的主要原因。”王四新说。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说,目前关于低俗、恶俗、粗俗内容缺乏明确的标准,没有法律上的明确定义和判断标准。对于是否违法已经有了明确规定,比如不能发布淫秽色情信息、血腥暴力信息等“九不准”规定,这些信息在发布时的判断标准比较明确,但对于三俗内容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判断标准,所以就有很多主播打“擦边球”。

  赵占领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目前主播数量虽然庞大,但头部主播是少数,众多主播如果想要获取粉丝和流量,获得打赏或其他商业利益,就需要采取一些手段进行营销以吸引观众。因此,为了制造噱头,一些主播会不择手段,生产一些猎奇、低俗内容以迎合受众的口味。

  “另外,直播这种模式带有即时性,不同于短视频平台或者其他网络平台,没办法做到先审后发。因此,直播平台对于主播在直播过程中的一些违法违规或者低俗行为就很难事先防范,只能通过事中的技术手段、人工手段或者观众举报和投诉这几种方式来发现,但是通过技术判断是否存在违规内容时也存在很多不足和局限性,人工审核对于直播平台来说也有巨大压力,即便直播平台的客服审核团队人数成百上千,但面对众多的主播和直播内容,也很难及时发现并制止违法违规内容和低俗内容。”赵占领说。

  赵占领提出,从监管部门来看,他们对于主播的行为监管往往做不到事前和事中的监管,大多数情况下是一种事后监管,在直播过后发现此类违法违规行为再进行处罚,并且处罚主要以罚款为主,对于主播来说违法成本相对较低。

  直播平台切实履责

  监管部门加大惩处

  直播平台庸俗低俗内容不断,下一步应当如何进行规范?

  赵占领建议,首先,主播需要遵守法律规定,包括网络安全法和《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

  《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指出了“九不准”规定,比如不能发布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信息,不能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信息等。在赵占领看来,如果直播平台或者主播自主发布的内容违背了“九不准”原则,他们就应该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或构成民事侵权,如侵犯别人的隐私权、名誉权等,甚至构成犯罪,承担刑事责任。另外,如果主播在为其他商家进行代言、发布广告的过程中发布虚假信息,也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赵占领说,此外,直播平台对于管理主播和主播行为负有主体责任,如果平台没有及时采取相关管理措施和技术措施来防范和制止违法违规信息的传播,以网信办为主的监管部门就可以对相关平台进行行政处罚,如限制部分功能、暂停频道更新、所有业务下架整改等。

  王四新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根据网信办出台的一系列规范性文件,直播平台要对参与直播活动的主播以及其他用户进行实名登记,或者对整个直播过程进行全流程管理,对于出现的违规违纪违法情况及时处置。”

  “同时,直播平台还应该不断完善自己的责任体系,做到无死角管理;或者能够根据平台上的信息流、内容流的情况,运用现代化的技术手段,对直播过程中产生的内容进行有效管理。”王四新说。

  赵占领还建议,要整治直播平台庸俗低俗内容,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

  第一,提高主播的准入门槛。在主播入驻平台之前,应当由直播平台对其进行培训,培训内容应该包含法律知识等。

  第二,直播平台应该切实履行主体责任,完善技术手段,投入更多的人力和财力,对违法违规信息做到及时发现和制止,对违法违规内容和违反用户协议的内容加大处罚力度。

  第三,建立和落实主播黑名单制度,避免一个主播在一个平台上受到处罚后,仍然可以转移至其他平台进行直播,导致黑名单制度无法发挥切实有效的作用。

  第四,监管部门应该对违法违规行为加大惩处力度,尽可能做到及时发现和处罚,以消除主播的侥幸心理,增加其违法成本。

  “从政府角度来讲,规范体系要不断完善,执法措施要不断跟进。从平台角度来讲,各项管理措施要不断落到实处,各项管理举措要不断到位。从互联网用户角度来讲,用户要积极参与网络优质内容的创造、传播工作,同时也要通过各种方式与网络上的不良内容进行斗争,包括熟练使用平台的举报系统等。只有各方共同努力,才能营造清朗健康的网络空间。”王四新说。 【编辑:刘羡】

Power by DedeCms